第5章 刘寡妇不见了

第5章刘寡妇不见了

血是从我头顶那根树杈上滴下来的,那棵树的根部已经滴了一滩血。

在那根树杈上挂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,第一眼看去把我都吓了一个哆嗦,我看清楚了,那是一只猫,一只被剥了皮的猫。

那只猫的皮被人剥的干干净净,就那样挂在树杈上,血淋淋的,血液一滴滴的向下滴落。

那只猫的嘴巴张的很大,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,它的眼睛被人挖走了,只剩下两个血窟窿。

那两个血窟窿正盯着我,我感觉像是被一双阴冷的目光盯着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娘的,谁这么变态竟然把一只猫剥皮了挂在树上,实在是太残忍了。”我骂道,这种做法不仅残忍,而且还给我一种邪恶的感觉,透漏着一股阴森的劲儿。

抬头仔细瞅了瞅那被剥了皮的猫几眼,我准备离开,我的任务不是来整这些东西,我要抓住陈莹,解救被它伤害的人。

“喵!”

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在我头顶传来了一声猫叫,声音尖锐而又低沉,像是女人捂着嘴巴压抑的哭声。

那种声音自带吓人的气氛,顿时我感觉全身汗毛炸起,下意识的再次抬头看去。

“那只猫都已经被剥去了皮,为什么它还可以叫,难道它还没有死?”这是在刹那间我心中闪过的念头。

“喵!”

那被剥了皮的猫又叫了一声,我听清楚了,也看清楚了,那声音正是从它嘴中发出来的。

而且,它还动了,在树杈上扭动着,在挣扎着,想要下来。

“我滴个乖乖,都这样了还不死,九命猫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我咂舌,反正这事儿是我第一次见。

“喵!喵!”

那没皮的猫叫的更加急促和凄厉,挣扎的也是越来越剧烈,到最后声音直接变成了哭声,这黑夜中就只有它的声音。

它向我探出前爪,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绝望中挣扎的人向我伸手一般,它想要我去救它。

“猫兄,虽然我也想救你,但是我还有紧急的事要去做,要不你在稍等一会。”我说道。

猫属阴,天生自带阴气,容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平时我对猫都是保持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。

此时这只被剥了皮的猫如此诡异,让我去救它,我心里犯起了嘀咕,我担心自己的小命。

它到底是被谁吊在树上的?

是谁剥了它身上的皮?

这些都是细思极恐的事,不得不让我去做过多的联想。

“你等着我,如果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回来你还没死我就救你下来。”我咕哝了一句,救它是不可能的,研究一下还是可以的。

“喵!”

见我离开,那剥了皮的猫又是一声凄厉尖叫,那声音听在我耳中似乎是一个人在愤怒时骂我一般,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,我又回头看了它一眼。

“老实在上面待着,等老子把事情处理完了再来和你玩。”我哼道,语气不善了起来,我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刚才回头的时候,似乎看到猫那两个血窟窿眼处有两道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,我仔细瞅了瞅又啥都没发现。

“今晚上邪门的事还真是多。”我在心中嘀咕了一句,离开了树林。

当我离开树林后,树林中又传来了怪异的声音,像是人磨牙,又像是在拍掌,我强忍着要回去搞个明白的冲动,救刘寡妇要紧。

越靠近刘寡妇的家,空气中那股血腥味就越浓,那股味道就像是有人把血当水泼在地上一般。

走了一会,我已经模糊看到了刘寡妇的家,静静的趴在黑暗中,看起来像是一只怪物。

“刘寡妇!”我大喊了起来。

没人应,死一般的沉寂。

血腥味更浓,当我跑到她家门口发现地上湿漉漉的,有一种黏脚的感觉。

急忙用手电筒照去,顿时倒吸了口冷气。

刘寡妇家门口一片鲜红,血液将地面染红了,血是从刘寡妇家中流出来的,如同溪水一般在地面上流淌。

“这么多血!”我一脸的凝重,伸手从地上沾了一些血液闻了闻,味道很重,有些像是人血,又有些不像。

“刘寡妇,你在不在,应一声!”我大叫了起来,快速向刘寡妇家中冲去。

刘寡妇的大门是木头做的,里面反锁着,我用力推了几下也没有推开。

我抬头看门顶,根本就没有翻进去的可能。

“给我开!”我怒喝,抬脚向大门踹去。

木门看起来很脆弱,我废了很大的劲才踹开的。

“刘寡妇!”

我一边向屋子里跑一边喊,进门穿过走廊就是院子,然后就是堂屋,堂屋的门是敞开的,堂屋里漆黑一片。

血是从堂屋里流出来的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紧握桃木剑,咬着那昏暗的手电快速向堂屋冲去。

有了之前在陈莹家的教训,我变得谨慎了起来,注意地上的东西。

摸到了屋里的电灯开关,按了几下灯没亮。我又摸到香案前点燃了油灯,这才将堂屋里的情况看清楚了。

“我勒个叉叉,耍我吗?”我瞪眼,忍不住大骂了起来。

在堂屋中我没有看到刘寡妇的尸体,我找到了门口那些血液的源头。

在刘寡妇的堂屋正中央,在屋顶的大梁上,用麻绳吊着一条条狗,一只只勾猪肉的铁钩勾在狗的尾椎骨上,我快速数了一下,足足有十四只。

这些狗的脑袋都被打碎了,它们生前受到过折磨,死相凄惨,鲜红的血液就那样往地上滴着。

“这是哪个畜生干的,竟然这么残忍!”我怒声道,难怪今晚上村里这么安静,连狗叫声都没有听到一声,原来都**掉了。

“这些是陈莹干的吗?它为什么要这么做?刘寡妇又在哪里?”瞬间我心中就产生了诸多疑问,快速去房间里寻找刘寡妇。

把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,没有看到刘寡妇的人。

“刘寡妇怎么不见了?”我眉头紧皱,那时候明明就听到了刘寡妇的尖叫声,她当时应该就在家里,怎么现在就不见了?

“难道她被陈莹抓走了?”我心里一个咯噔,想到了一件十分糟糕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