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谁

第4章谁

“坏了!”我一声惊呼,撒腿向村子东边跑去,陈莹这是声东击西,让人防不胜防。

“快来人啊,救命!我要被陈莹咬死了!”东边那女人的尖叫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急促,听那语气已经是到了十万火急的状态。

我此时距离那呼喊声还有段距离,至少还需要三分钟的时间。三分钟能够发生很多事,搞不好等我跑过去那女人就没命了。

“大家伙快出来帮忙啊,这么多人不用害怕,一定可以打败陈莹的。”我大喊,希望左右隔壁邻居出来去帮那女人一把。

没人出来,只是躲在家里拼命敲打盆子,砰砰声连成一片。

“该死的,一群怂包!”我破口大骂,只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。

那女人的尖叫声越来越小,给我的感觉就是她已经被陈莹咬到了,生命在快速消散。

过了两分钟,那女人大叫一声,然后戛然而止,声音彻底消失了。

“完了,完了!”我脸色大变,心中暗呼糟糕,那大婶肯定是被陈莹给害了。

“陈莹,你死都死了还跑到村里来害人,真是该死!”我咒骂一句,已经到了村子的东边。

村子是坐北朝南,东边靠着一片荒地,因为那大婶的尖叫声已经消失了,我无法找到精确的点,只能凭刚才那声音找到一个大概的位置。

“刚才是哪家出事了?”我大喊,我需要立马找到刚才被陈莹袭击的大婶,说不定还有希望把人救回来。

没人应答,只是躲在家里使劲的敲盆子。

我连续喊了四声,依旧没人应答。

“不要再敲了,告诉我,刚才是哪里出事了?”我咆哮,这群家伙怎么这么自私,如果出事是他们家,他们肯定是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。

刚才那大婶是一个人尖叫,家中应该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
问题的关键是这十几年来我都在山上住,村里人都不待见我,我对村里的情况也不是很熟悉,所以想凭借这条线索找到人很难。

“再敲陈莹就跑到你家里去了!”

“告诉我,刚才是哪里出事了?”见还是没人回答我,我愤怒了,走到最近一个屋子前,使劲的拍打着大门。

刚才那大婶的声音就在这附近,他们肯定是知道的。

“再往前一点,好像是刘寡妇家。”终于屋子里的人说话了。

“刘寡妇家?”我咕哝了一声,撒腿向前跑去,刘寡妇我还是知道的。

刘寡妇家在村子的最东边,她男人死的早,又没有孩子,就她一个人在家里。

还没到刘寡妇家,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,那血腥味弄得我想吐。

“这是出大事了......”我心中大惊,脚下的步伐加快。

“呱!”

就在这时,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响起,刺耳难听,非常的突兀,吓得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那声音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,又像是人的哭泣声,让黑夜的温度瞬间就下降了。

呼!

于此同时,黑夜中还有风声刮起,似乎是阴风。

我停了下来,紧握桃木剑,紧张的盯着四周。

四周黑影绰绰,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飘动。

此时我又刚好在一片树林边,树林中传来哗哗的声音,那声音有些诡异,似乎是有人磨牙的声音,又似乎是双手藏在衣服里拍掌......

最要命的事,我在陈莹家拿的那个手电筒此时竟然没有多少电了,变得无比昏暗,只能够勉强照亮身前半米远的地方,有它和没有没什么区别。

我环视了一圈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我正准备离去的时候,我身边的树林中又有怪异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“吸!呼!”

那似乎是人用力吸气,然后猛地吐出来的声音。

“谁在那里?”我朝着树林大喝,将那没电的手电收了起来,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去。

“刺刺!”

没人回应,过了三个呼吸的时间,有声音传来,似乎是有人在磨牙齿,牙齿磨得咔嚓作响,在这寂静黑夜中无比刺耳与诡异。

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难道是......那个东西?”我心中也紧张了起来,咽了口口水,握桃木剑的手心出汗。

我睁大眼睛向树林中看去,借着朦胧的月光,我看到了一道白色的人影。

那道人影有着惨白的脸,在摇晃着。

它似乎也发现了我,一闪而逝,消失了。

我揉了揉眼睛,再次看去,那白色人影已经不见了。

我猛地咽了口口水,似乎被我猜对了,好像真的是那个东西。

“沙沙!”

又有新的动静传出,那是鞋子拖地的声音,树林中有人走了出来。

听到那动静,我有一种想要调头就跑的冲动,但是关键时刻被我硬生生忍住了。

我从小就和爷爷学习风水之术,用爷爷的话说我已经不是普通人了,不应该害怕阴祟邪物,应该要担负起斩妖除魔,守护阳间的职责。

我咽了口口水,紧握桃木剑。

“娘的,敢惹老子,老子把你给剁了下酒......”

我爆了句粗口给自己壮胆,我不想等那树林中的东西跑出来坐以待毙,我要主动出击。

“爷爷保佑,你孙子今天就要斩杀邪祟了。”

我在心中咕哝了一句,咬牙走进了树林中。

“谁摸我的脚!”

还只是刚走几步,我就觉察到了不对劲,大喝了起来,挥动桃木剑向地上劈去。

刚才我感觉有东西在摸我的脚,那东西像一只手,冷冰冰的,很僵硬......

一剑斩空,我低头看去,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根荆藤在晃动着。

我狐疑的向身后看了一眼,刚才我明明感觉有一只手在摸我的脚......

“哗!”

又是一阵响动,我急忙回头向前看去,我又看到了那道白色的人影,它正在我左前方两米远的地方。

“妖孽,你逃不掉的!”

我大吼一声,以声壮胆,双手握桃木剑扑了过去。

“受死!”

冲到了白色人影面前,我一剑斩了出去。

啪!

一剑将那人影斩成了两截。

“似乎......有些不对劲啊?”我眉头紧皱,刚才那一剑的手感不对。

我急忙摸出手电蹲了下来,那白色人影被我斩成两截落在地上,看清楚东西后我一阵傻眼。

并不是我想的那种东西,而是一张白纸剪成的纸人,它和活人一般大小。

“他姥姥的,谁脑子有病啊,没事剪个纸人挂在树上吓唬老子。”我咒骂了一句,也重重的松了口气,双脸一红,感情刚才是我自己吓唬自己了。

正当我准备离去的时候,我感觉有水滴在我的脖子上了。

“下雨了么?”我咕哝了一句,伸手向脖子上摸了摸。

等我收回手的时候,发现手掌上一片鲜红,滴在我脖子上的竟然是血!

我心中一个激灵,急忙抬头看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