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章节目录

小说简介

小说主人公是楚天舒乔诗媛的书名叫《上门为婿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永恒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楚天舒为爱入赘,娶了宠弟狂魔,遭受百般刁难千般羞辱。且看,得到道医门圣尊传承的他,如何逆袭打脸,扬眉吐气!...

精彩章节

看到楚天舒眸子清亮,没有一点醉意,蒋寿光恍然大悟,“你刚才是故意装醉给贾永华下套?”

“装醉是真的。”楚天舒淡淡的道:“但下套的好像是你们吧?”

“还真是让人惊讶。”

蒋寿光没想到,一段时间没见,楚天舒的酒量,竟然比原来强了好几倍。

他哪儿知道,楚天舒现在恢复了记忆,有得是办法让自己千杯不醉,随便**两个快速解酒的穴道,就能喝得他们怀疑人生。

乔诗媛也有些惊讶,楚天舒这两天还真是一次次刷新自己的对他的认识。

她不想让楚天舒跟这些同学起冲突,上前道:“行了,楚天舒,咱们走吧。”

楚天舒却没有起身,“酒还没喝完,怎么能走呢。”

见楚天舒不听劝,乔诗媛心里的火腾的就冒了起来,冷然道:“那你自己慢慢喝,我走了。”

说完,她就转身离开,两个女同学忙追了出去。

“老子就是玩你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贾永华醉意上头,指着楚天舒的鼻子叫道:“在我们眼里你这个废物上门女婿就是个屁,乔诗媛走了,你都没资格跟我们坐在一起,赶紧滚蛋吧。”

“你嘴太臭了!”

楚天舒豁然欺身,抬手朝贾永华扇了过去。

贾永华还没反应过来,楚天舒的巴掌就落在他的脸上。

啪!

贾永华直接被抽的一头栽向茶几。

“哗啦”一声,玻璃茶几被撞碎,酒水饮料散落一地。

贾永华抬起头,鲜血顺着额上的伤口直往外涌,染满鲜血的面孔看上去狰狞可怖。

场中胆小的女孩子,吓得大声尖叫起来。

蒋寿光等人都愣住了,反应过来,他们顿时群情激奋。

蒋寿光大声叫道:“你个窝囊废,还敢动手?”

“要不是为了陪诗媛,这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待,可是我这人有个习惯,不喜欢别人欠我的东西。”

楚天舒看向贾永华,幽然道:“把欠我的酒喝完,我马上就走。”

“喝你大爷!”

贾永华抄起一瓶红酒,就朝楚天舒头上砸去。

楚天舒冷笑一声,挥拳迎了过去。

呯!

厚重的红酒瓶,被他一拳砸碎。

那一拳去势不竭,又狠狠落在贾永华的脸上。

贾永华扑倒在地,昏了过去。

所有人都愣住了,楚天舒今天的表现,完全超出了他们以往的认知。

反应过来后,他们纷纷上前,把楚天舒围了起来。

“打他!”

“给脸不要脸的东西,就是欠揍……”

这时,刚刚出去追乔诗媛的女子急匆匆冲了进来,大声叫道:“出事了,诗媛被人抓走了。”

楚天舒抬步上前,喝问道:“她在哪儿?”

女子气喘吁吁的道:“被拉到一号包厢了……”

话音没落,楚天舒已经风一般冲了出去。

“咱们先去救诗媛,等会儿再收拾那个窝囊废。”

蒋寿光道了句,带着那些男同学跟了出去。

楼道里,楚天舒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随手接通,对面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,“我是武锐锋,楚先生救命啊!”

楚天舒没好气的道:“没空。”

“您先别挂。”武锐锋忙道:“您在哪儿?我可以等您忙完。”

“今夜无眠KTV。”

楚天舒道了句,就挂断电话。

他来到一号包厢门前,直接抬脚把门踹开。

包间很大,装饰的也很上档次,比刚刚他所在的那个包间要好出太多。

之前在大厅遇到的那个叫聂卫平的男子,正居中坐在沙发上,满脸愤怒的乔诗媛坐在他旁边。

沙发后面站着一个男子,摁着乔诗媛的肩膀,不让乔诗媛起身。

聂卫平手里端着一杯红酒,凑在乔诗媛面前,看样子是在逼乔诗媛喝酒。

另一边单人沙发上坐着的红姐,笑吟吟的看着眼前一切。

跟进来的蒋寿光顿时一愣,愕然道:“卫……卫少……”

乔诗媛开口叫道:“蒋寿光,救我。”

楚天舒惨然一笑,心里是深深的悲哀,暗道:在你心里,我终究还不如外人可靠。

看到楚天舒的表情,乔诗媛的心忽然狠狠一揪。

其实,她并非不相信楚天舒,而是想起了那天在夜市的场景,害怕楚天舒暴起伤人,招惹到大麻烦。

她知道,楚天舒为了她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既然蒋寿光跟聂卫平认识,她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蒋寿光解决比较好。

红姐脸色一沉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蒋寿光讪笑了声,硬着头皮上前道:“卫少,她是我同学,请您给我一个面子……”

“给你面子?”聂卫平嗤笑一声打断,“你特么一个卖家具的,在老子面前有什么面子?”

他手一扬,把杯子里的红酒泼到了蒋寿光脸上。

蒋寿光双拳紧握,却一句硬话都没敢说。

其他同学,更是噤若寒蝉。

红姐吐出一个烟圈,讥讽道:“不自量力!”

“别说是你同学,就是你老婆,老子今天也留定了。”聂卫平点了根烟,淡淡的道:“你是自己滚蛋?还是老子让人打断你的腿把你丢出去?”

蒋寿光的一张脸阴晴不定,纠结半晌后,叹道:“诗媛,你就留下陪卫少喝酒吧,能跟卫少结交,是很多人盼都盼不来的机会。”

说完,他就低着头转身出门,看都没敢看那些同学一眼。

在场的这些同学,可都知道他对乔诗媛的心思。

整天吹嘘着自己在尧州怎么怎么牛逼,却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他实在是没脸面对众人。

见蒋寿光都退出去了,其他人又怎么敢掺和这事儿,歉然看了看乔诗媛,纷纷离开包厢。

看到蒋寿光被聂卫平两句话就吓跑了,乔诗媛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起来。

“留下陪我。”聂卫平重新把酒杯凑到乔诗媛面前,“我保证你以后锦衣玉食,在尧州可以横着走。”

楚天舒上前两步,幽然道:“想留下我老婆,你问过我了吗?”

聂卫平抬眼道:“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

“我说了,我是她老公。”

楚天舒拎起桌上的红酒瓶,倒转,把瓶中红酒朝聂卫平头上宣泄了下去,冷然道:“你特么耳朵聋了?”

聂卫平抹了把脸上殷红的酒液,咬牙道:“狗东西,你死定了。”

“敢在这里闹事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红姐冷哼道:“废了他!”

话音落下,旁边肃立的两个男子就朝楚天舒扑了过来。

乔诗媛惊呼一声,起身道:“放我们走,不然我报警了。”

聂卫平揪住乔诗媛的头发,把乔诗媛扯回沙发,“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,这种废物男人,屁用没有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同类推荐

主编推荐